客服:
技术:
QQ:
地址:
邮箱:

www.hwx88.com

  今天早上俺骑着俺的“灰色三角战车”上班

  今天早上俺骑着俺的“灰色三角战车”上班。现在俺老人家骑车上班既不是为了锻炼身体,也不是为了扮酷,而是为了“点卯”。因为俺们现在最新政策是迟到要被罚款1000元之巨。相比之下,骑车虽然比较辛苦,但时间上却比公交、地铁、班车、打车靠谱,比这些任何一种交通工具都要快,且时间可以控制在40±5分钟之内。所以俺老人家每次哼哧哼哧骑了14公里的自行车到公司楼下再哼哧哼哧爬了18层的楼梯到座位上一看,嗯,不错,没迟到,又省下1000大洋之巨,一种赚了大便宜(不是小便宜)的满足感就油然而生。所以俺对俺们的点卯运动是十分地支持的,掏心窝子热爱点卯运动,每天能省下1000之巨,一天的工作肯定就很开心,效率就高,剩余价值就高。。。


  废话少说,说今天骑车的事儿。今天俺骑车骑到安宁庄路中段的时候,似乎听到有人在后面叫俺的名字。俺当时也没在意啊,因为骑了这么久的车,从来没有人在路上叫过我,就算是在公司楼下同事云集的地方,也没人叫过我,所以俺认为这一定是幻觉,再加上俺当时正以时速超过30公里的高速在不断地将自行车、电动车还有公交车甩在身后,正得意着呢,天王老子叫俺俺也不管了。


  这时骑到了一个红灯。别看俺老人家自行车老飙车,俺却是在交通规则允许的范围内飙车,红灯必停,坚决不占道行驶,所以俺老人家就老老实实地停下来等红灯。过了一小会,后面慢悠悠骑过来一个破电动车,车上一人大叫,“何鸡毛你个瘪三,叫你都不理”,俺回头一看,我靠,原来是俺的大学同学,赶紧叫到,“我靠,原来是你个马鳖”。


  别小看了这两句对话,这两句话里包含着俺们系(我们系就一个专业,两个班)两大外号团体。此话怎讲?话说我们读工科的,脑筋实在不是很活络,经常是一个外号通用。比如说我给某人起外号某鸡毛,过了一段时间,与他关系好的那帮家伙都叫鸡毛了,区分只有姓,比如说何鸡毛、赖鸡毛、姜鸡毛等不一而足,至少有十人之巨,约占总人数的1/6,而另外一个“外号”大户呢,就是“鳖”,什么马鳖、汪鳖等,也有十来号人,与“鸡毛”团体抗衡。值得注明的是,“鸡毛”这个外号的版权属于俺老人家,一开始给我上铺起名吴鸡毛,慢慢叫着,鸡毛的人多了,连俺也成鸡毛了。至于“鳖”的版权是谁现在我还不知道,可能有待于毕业十周年、二十周年纪念的时候会成为一个饭桌上的讨论议题。无论是“鸡毛”还是“鳖”,其初始含义肯定与男性生殖器官有关,这是必然的,这是俺们那种男女比例为26:6(全校则为7:1)的工科学生男性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必然产物。


  由于前几个月广东的同学来北京俺和马鳖才聚过,所以今天就没怎么多扯,寒暄了几句我要点卯就一骑绝尘而去,留下他骑着他那快没电的电动车去上地上班。


  碰见同学虽然说也非常偶然,但是嘛,光是碰上,还不是牛逼的,牛逼的是俺的事后总结,老人家教导俺们说,要总结才会有提高。俺随便总结了一会儿,有一些心得,写下来免费分享给大家了。


  一、学历越高越值钱啊。。俺们是2000年本科毕业的,俺就辛辛苦苦工作了9年,还是本科,马鳖工作两年之后回炉深造,读了个硕士研究生,学历比俺高,所以,今天他骑的是电动车,而俺,只能骑自行车,5555555555,所以俺坚决对“读书无用论”提出严正的批评。回头研究一下俺们那些读博的同学是不是都开上车了。。


  二、能不来北京就别来北京。。俺们是在武汉读的书,辗转来北京的也有好几个人,不过好像没几个买得起房子的,基本上都还没孩子,还有好多没结婚。反观那些在别的地方的,基本上都房子车子妻子孩子都有了,俺们这些在北京混的,那真是“No money,no women”,现实就这么残酷。今天看到评论说,北京上海的房价已经透支了未来十年的升值空间,昨天看到新闻说,上海市政府前十月卖地赚了500亿完成全年目标。俺就纳闷了,那明年的地呢?下届政府的地呢?下下届政府的地么?总有一天会卖完的吧?不过后来俺又想明白了,哦,现在的房子最多也就70年产权,70年之后把现在的房子再拆了卖呗,这还不简单。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撑到70年。


  三、同学还是比同事靠谱。。同学见了俺还会叫,可俺骑车这么久叫俺的同事也没几个,无论是车里的车外的,车上的车下的。同学能成为好朋友的机率大概是十分之一,同事能成为好朋友的,机率也许是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吧。现实就这么残酷。当然,在读书的时候和同学谈恋爱,分手的机率很大,在工作的时候和同事谈恋爱,结婚的机率很大,这就叫有所得必有所失吧,哈哈。


  好了,基本上是这么多了。这篇东西用手机打了大半,电脑打了小半,将就看吧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