客服:
技术:
QQ:
地址:
邮箱:

环亚娱乐官网

2016年夏天的瑞士火车之旅游记尚未写完

2016年夏天的瑞士火车之旅游记尚未写完,12月又部署了一趟捷克、?天时冬之旅,心想就配合时令先把捷?的冬貌和大家分享,等候来春再与你继续遨游瑞士的湖光山色吧!

这次出游搭乘的是阿联酋航空的A380客机,首次体验值得一提。A380飞机内部空间宽敞舒适;阿联酋供给的餐饮品质也不错,是少数还应用不?钢餐具的航空公司;明眸皓齿巧笑倩兮、阿拉伯式装扮的空服员不仅赏心悦目,服务态度更是没话说。然而,这趟航程及转机时间却让我有种”受够了”的感觉!台北飞杜拜加上杜拜飞布拉格共需15小时,更糟的是在杜拜的转机时间又耗去5小时,www.hwx88.com,一趟夜间飞行累得人仰马翻,幸好杜拜机场贵宾室的使用时间可达4小时,否则对于免税商店无感的我恐怕就要沦为机场的夜半游魂了!阿联酋航空夹带价格优势逐渐攻陷国内各大旅行社,有朝一日若全数沦陷,我的欧洲旅游岂不将成为一场噩梦!

杜拜机场 Terminal 3 的贵宾室─Lounge at B (Cading Bar)

Dec. 07. 2016

感觉彷佛已经飞到地老天荒,终于在越日中午抵达捷克的布拉格。步出机场随即登上游览巴士,前往行程的第一站卡罗维瓦利。

巴士行驶在一望无际的波希米亚平原上,不时也经过几个小镇村庄。这时节大地一片枯索萧瑟,春夏季节绿意盎然的原野此时不见农作物,袒露的土壤一片褐黄,树叶落尽的枝?在天地间任意舒展,森林也因为寒冬而收敛起一身苍翠葱?换上银白雪衣。这是我未曾见过的─冬天的欧洲风景!

萧瑟的大地却有着令人惊喜的华美景致─大地被洒上一层薄薄的银白糖霜!昨夜的一场霜雪还留在旷野、林梢、枝叶上,这样的景色让我全然无法循分坐于本人的地位上,静静地挪到司机后面的座位,忘情捕获公路两旁那忽然出现又倏忽消散的美丽风景。然而冬天的欧洲?短夜长,眼看旷野上西斜的太阳距离地平线已不远,犹在赶路的我不免心慌,等到了目标地恐怕太阳就已经下山了!鱼与熊掌不可兼得,也罢…既来之则安之!

漆黑的树枝、灰白的树叶,霜雪覆盖的大地只剩黑白灰的渐层色调,朦朦??、粉粉雾雾的世界,不敢信任自己未然逾越时空闯入风景名信片之中!此趟冬之旅其实是在不同季节重游旧地,最大的向往就是欧洲的「银色世界」和「圣诞市集」两大冬令主题,没想到一下飞机立即就置身于如此的银色原野中,悸动雀跃的心境恍然如梦!

卡罗维瓦利速览

卡罗维瓦利(捷克语:Karlovy Vary;德语:Karlsbad),是捷克共和国(?eská Republika)西部波希米亚地区的一座温泉小镇。据传,神圣罗马帝国天子暨波西米亚国王查理(卡尔)四世(捷克语:Karel IV.,德语:Karl IV),在狩猎时偶尔发现了具神奇疗效的温泉,乃下令于泉眼之处以卡尔之名(Karlsbad,德文字意即” 卡尔温泉”)树立卡罗维瓦利这座城市,并于1370年赐封卡罗维瓦利为皇家之城。

卡罗维瓦利因为温泉而诞生,早在14世纪即已建城,但观光业一直到?匈帝国哈布斯堡家族统治期间才逐蓬勃发展,1522年建立了第一个温泉会馆「卡尔温泉」,从此成为欧洲王公贵族与文人雅士最时尚的温泉疗养胜地。俄国沙皇彼得大帝、普鲁士国王腓特烈?威廉一世及哈布斯堡王朝的末代君主玛莉亚泰瑞莎都是坐上嘉宾;德国文豪歌德(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)前后共造访了13次之多;而自古典、浪漫、甚至国民乐派的着名音乐家也几乎都曾来此度假创作。1990年捷克迈向民主化之后积极振兴观光产业,卡罗维瓦利也再度引领风骚,跃居捷克温泉疗养度假之首选胜地。

旖旎曼妙的温泉乡

终于抵达卡罗维瓦利,直接来到下榻的饭店─Grand Hotel Pupp?办理入住手续,下车时明显感觉到的寒意让众人纷纷套上保暖装备,之后随即展开市区导览活动。果不其然,3点半钟的天色已略显阴暗,暮色逐渐笼罩下来。

城市规模不大的卡罗维瓦利,四处山林围绕,与城镇中造型优美、色彩缤纷的建筑造成无比美丽的城市景观。美丽的建筑是卡罗维瓦利的最大优势之一,温泉城市中心的历史建筑源自18和19世纪温泉业的疾速发展时期,主要建筑都沿着泰普拉河(Teplá)绵延开来。温泉疗养建筑着重审美外观并兼顾疗养客人的舒适性,历史建筑以丰富多彩的灰泥饰面着称,为当时?泉疗养建筑的世界领先者。

转身回想就是下榻的饭店─Grand Hotel Pupp?

狭长的泰普拉河,聚拢了卡罗维瓦利的繁华灵魂,沿着河畔散步,最能体会卡罗维瓦利那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美。河水中凝结的冰雪尚未完全熔化,水鸭们不畏严寒依旧在河水中觅食游荡,繁华落尽的行道树犹见??飞舞的枝?,温泉蒸腾氤?,www.hwx88.com,远方山头雾?笼罩、林梢披着薄雪,傍晚中的卡罗维瓦利蕴藏着朦?的诗意。

华丽的历史核心 市集广场

卡罗维瓦利历史中央的市集广场,周围环绕着城堡塔、市集温泉回廊、大热泉回廊及古典华丽的建筑群,广场虽小,却是十分美丽刺眼。

广场一角耸立着雕塑家Oswald Josef Wenda实现于1716年的圣灵三位一体纪念柱,是为了感恩卡罗维瓦利幸免于1713年黑逝世病(鼠疫)的侵袭,而这座黑死病纪念柱堪称是巴洛克风格全盛时期的建筑典范。

城堡塔座落于历史中心市集广场的斜坡上,高高?立在市集回廊上方。它是查理四世约于1358年间所建立的哥德式小城堡唯一残留下来的遗迹,几度遭遇火灾侵袭,1911年,维也纳建筑师Friedrich Ohmann于城堡塔下营建了宏大的阶梯和回廊。城堡回廊(Castle Colonnade)目前是仅对客户开放的温泉中央,内部设有餐厅及艺廊。

卡罗维瓦利目前已开发了15个天然?泉口,各自有不同的温度、性质及疗效,适用于新陈代谢、肠胃系统及肝脏功效等症候。这些自然?泉口分别散落在几个美丽的温泉回廊之中,成为卡罗维瓦利最经典而独特的城市景观。我们走访了几个著名的温泉回廊,局部照片是于次日凌晨所拍摄。

大热泉回廊 ?Hot Spring Colonnade

现代功能主义风格的玻璃帷幕回廊建于1975年,包覆卡罗维瓦利最风行的?物温泉。大热泉在独破温泉回廊喷出12公尺高度的喷泉,均匀一分钟可?出2000公升的温泉,水温达73°C,除了城堡泉外,大热泉是独一用于温泉沐浴的泉眼,并且可用于饮用疗程。惋惜我们到访时喷泉是静止的!

此处最早于1826年建造了一座帝国建筑风格的柱廊,后来在1878年至1879年时期中以维也纳建筑师Fellner和Helmer的美丽铸铁柱廊所代替,目前的回廊已是第三个温泉回廊类建筑。回廊内部水温不同的饮用柱,分别为摄氏72度、50度及30度。但见来此度假的人们个个手持陶瓷温泉杯,一边散步一边啜饮着各种不同温度和?物比例的温泉,还能够搭配当地有名的薄脆饼,这就是此地最着名也最广泛的「漫步饮泉」度假疗法。

19年前初访卡罗维瓦利,入境随俗也买了个温泉杯,行礼如仪喝起温热的?泉,那难以下咽的铁?味记忆犹新,此番前来完整不想再尝试了!

市集回廊 ?Market Colonnade

市集回廊兴建于1882年到1883年时期,也是出自维也纳建筑师 Fellner 和 Helmer 的手笔,建筑在城堡塔楼下的传统市集小广场上,是瑞士风格的华丽木雕回廊。回廊里面?出3个?泉泉眼:分别是查理四世泉、市集泉和下城堡泉,据说查理四世泉与当年治愈查理四世的温泉所在异常濒临。然则,如斯美丽的市集回廊,让我只顾绕着它取镜,实在难以把心理聚焦在那些温泉口之上!

磨坊回廊 ?Mill Colonnade

这座新文艺复兴天然石材回廊建于1871年至1881年间,犹如希腊神殿般的回廊是由捷克的优秀建筑师约瑟夫,www.hwx88.com?齐特克(Josef Zítek)所设计建造。124根高?石柱构成的柱廊巍峨幽邃,在灯光下益发恢弘壮观;回廊的飞?矮墙有12座砂岩寓言雕像,分别代表一年当中的每个月。在这个卡罗维瓦利最大回廊内共有5个?泉眼?出,包含:磨坊泉、鲁萨尔卡泉、瓦茨拉夫公爵泉、莉布舍泉和岩石泉。

公园回廊 ?Park Colonnade

这座装饰优美的维多利亚式铸铁回廊,是由维也纳建筑师Fellner跟Helmer建造于1881年。前面是一座女性雕塑,尽头等于蛇形温泉。

领队赶着在天黑之前带我们参观几座重要的温泉回廊,而我则抢着在天黑前多拍些照片,所以永远跟不上领队的脚步!4点半钟天色已全暗了下来,虽然带着导览耳机,但因天色阴暗,不是找不到领队就是失去夥伴踪影,已至于几个?泉口看不齐全也听不完全,幸好来此的目的不在温泉疗养!

华丽如冰的夜色

天气彻底暗了下来,街道上人影稀疏,感觉应该是冬天的深夜,然而一看手表居然只是下战书的5点钟,相较于夏天晚上10点钟才入夜的欧洲印象,这种感觉好新鲜也好怪异,终于深入懂得何以高?度国家的人们那么热爱和爱护阳光!

天黑后气温降到摄氏零下2度,感觉越来越冷,走在户外直打哆索!刚才遣散时领队征询大家6点半或7点用晚餐,绝不考虑答复7点,现在开始后悔了,巴不得赶紧躲进房子里取暖。然而时间还早得很,只好瑟缩着在泰普拉河畔及各个桥?间穿梭流连,优美的建筑在灯光的衬托下益发刺眼夺目,一边欣赏着璀璨华丽的夜色,遇有吸引人的橱窗便立刻钻进去闲逛兼取暖,于是乎顺应情境理直气壮买了条热乎乎的大围巾。

在市集广场旁这家古色古香的餐厅晚餐,餐厅外观很吸惹人,但餐点的表现与其美丽外观并不相衬,捷克的德国猪脚终究无法与德国的相提并论!

回到下榻的 Grand Hotel Pupp,19年前来访就是住这家古老的五星饭店,喜见旧时相识别来无恙,在残暴的圣诞灯饰妆点下,风华仿佛更胜从前!

温柔美好的晨光 ?Dec. 08. 2016

昨天下昼抵达卡罗维瓦利,虽然把市区逛了一圈,但所见却有一半是夜景,所以早上抓紧离开之前的个把钟头再次浏览晨光中的卡罗维瓦利。步出饭店,惊见树梢、灌木丛及藤蔓动物上被覆着一层白白的粉霜,晶亮细致的白雪有如宝石般闪闪动人,这不曾见过的景致教我看得着迷而?不得离开!

再度沿着泰普拉(Teplá)河岸朝市集广场方向行走,河水中的残冰依旧,阴沉的蓝天轻贴着云絮,温柔的晨曦中城市犹未苏醒。造型优美的城市建筑沿着河岸连绵铺展,构成卡罗维瓦利最美的城市风貌,色彩缤纷的房舍倒映晨曦染醉一水斑烂,阳光升起的卡罗维瓦好处发显得光荣夺目!

来到市集广场时间已未几,乃由此地折返。

颜色缤纷的河岸建筑 倒映晨光染醉一水斑烂

19年前初访的记忆不再光鲜,此行在不同季节的生疏中寻找曾经的熟习,只觉得卡罗维瓦利好像比记忆中的印象更加美丽动人!心想即便没有了温泉,卡罗维瓦利仍旧是一座令人流连忘返的迷人城市,多么愿望能沿着河畔始终漫步下去,然而挥别期近,这个盼望在此刻成了奢靡,或许寄望有一天…..!